追蹤
98號的蔚藍天空
關於部落格
背起行囊‧出發
  • 5205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金門單車三日遊--金寧鄕

搭飛機去,梳子和柚子都是第一次搭飛機咧!

金門機場,因為很迷你,所以常上電視

梅子覺得這種觀光行銷手法很有特色,
讓遊客期待踏出機場所能體會到的戰地風光


來張大合照吧!代表進入金門(勇賜攝)

來接機的有民宿老闆林先生和當地導遊炮哥,
這二個人都很幽默,
尤其是民宿老闆,
沒有到全民最大黨實在很可惜

我們還以為一下金門便開始騎車,
大家在台灣還會討論行李怎麼辦,
沒想到我們搭遊覽車到炮哥家換裝,
行李放在炮哥家,
林先生會將我們的行李載回民宿,
好貼心(勇賜攝)

我們還有一位導遊---強哥,
一路上是強哥帶路,炮哥押後,
但因為第一天下午強哥就出問題,
出現一些小遺憾,
左邊那一位就是啦!

準備換裝
著裝後選單車 

先介紹一下玩咖吧!
胡老師一家三口
(由右至左:胡爸爸、姐姐芳瑜、妹妹芳綺)

只有這三天單身的勇賜(左)和永裕(右)

目前還是單身的志全(左)和傳基(右)
幸福小夫妻(勇賜攝)

當然還有我們一家四口

換裝完畢後,騎上限量版KHS小徑車,
往金寧    初發=出發

沿路我們經過福建省政府,
且在金湖路上的金海岸餐廳用餐,
待介紹金城鎮時再說,
我們沿著慈湖路一段進入湖下

梅子趁著大家都在樹蔭下休息時,拍攝湖下的古厝
而且還找到雙忠廟前的這二門古砲。
一門是順治年間,一門是嘉慶年間,
原本有數門砲用來捍衛家園,
民國32年,日本兵想將大砲搬走,但太重放棄,
當地居民深怕又遭其他人搬運,將大砲埋在地下。後因整建水溝而使這二門砲重見天日,
也算是失而復得。
可惜大家都趕著一探慈湖,
還來不及讓梅子多拍些照片,
只好速速前進

砲哥在介壽亭跟大家介紹慈堤
這介壽亭肯定是因為蔣介石吧!
而長城橋則是由國軍34師的長城部隊建造,
慈堤也是出自長城部隊

慈湖原本不是湖,
砲哥說,當年為了軍事目的,
而將海切割成二半,建築蘆堤,
與廈門相對望

慈堤目前除了是一般道路外,
再也不見當年坦克車輾壓,
國軍浴血的戰場(勇賜攝)
慈湖,一個幽靜到令人無語的優勝美地

慈堤的另一邊可以到達三角堡

三角堡,顧名思義碉堡呈三角狀,
位於烏沙頭,自唐朝時,
這裡便是捍衛重地

機堡內部(勇賜攝)


機堡上方

遠眺廈門

碉堡外放了一支長得像喇叭的大玩意,
砲哥說,這是823砲戰時,
對中共心戰喊話的大喇叭:
「親愛的大陸同胞們,回歸祖國吧!」
哈哈!真可愛

就在大家一片歡樂中,
有二個人脫隊了,
超不乖的人就是胡老師和志全啦!
去哪裡?(勇賜攝)

原來三角堡旁邊就是栗喉虎蜂的保育區,
那一個洞一個洞就是牠們的窩

栗喉虎蜂是金門常見的夏候鳥,長什麼樣?
我們在機堡只見到天空中鳥兒快速穿越的身影,
沒想到胡老師站在保育區時,
一隻受傷的栗喉虎蜂
就墜落在他不到三步距離的沙地上,
我們得以近窺

羽毛顏色豐富,超像五色鳥的。
離開三角堡後,我們往南山林道前進

砲哥說,南山林道戰爭時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戰場,
有許多摸哨者在這裡送命,砲戰時死傷無數,
所以林子裡到處屍體,
因有許多無名往生者,就地掩埋。
梅子因是敏感體質,
在進入下湖地區之後就進入「慌亂」之中,
因此林道內的風景梅子完全無法停下拍攝,
只留下這幀砲哥跟大家說歷史的珍貴照片
進入北山古厝
砲哥的老家也在這裡

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大約半小時,眼見的全是老人家


砲哥在雙鯉湖表演撒網,湖裡真的有魚啊!


大家爭先恐後地幫忙拉網

再又魚貫地把魚放生,真是折磨這幾條魚啊!
北山古厝能面對這一片湖景,著實令人羨慕

續往前走囉!

砲哥帶我們到北山古厝的風獅爺處,正在嘴砲中

再來張大合照

接著,梅子一路哼著:
一戰古寧頭,再戰大二膽,同仇敵愾,
消滅匪黨,光輝的823

這首歌可是伴著我的童年長大咧!
只是沒想到有這麼一天到金門來看到這方石碑,
心中有無限感慨

轉眼已傍晚時分了,在金門騎車真愜意

我們往安歧出發,去看全金門最高的風獅爺
經過頂林路的長下坡,大家都超開心的

到處都可以看到牛

還有廢棄碉堡

而到金門不可少的當然就是"菜刀"啦!
我們到「金合利鋼刀」參觀菜刀製作過程
感覺過程好複雜啊!但吳師父的動作一氣呵成

這裡販賣各種不同用途的刀子,
遊客絡繹不絕,
遊覽車載來一車又一車的人,
當然刀子也是一批又一批宅配囉!
梅子對刀子沒興趣,
對這批砲彈情有獨鍾,
啊!好重啊!
雖然6點半的天空還很亮,
該但騎了半天的單車也餓了,吃晚餐囉!
砲哥帶我們到這家餐廳,真的很不錯唷!

大部分的人都累囉!能面對鏡頭笑的人大大減少
(勇賜攝)
強哥特地買了紅標58度高粱來賠罪,
因為他的「中猴」事件(註一),
讓第一天的行程有點美中不足
菜色味道都不錯
吃完晚餐已經八點多,在環島西路上的小七和民宿主人碰面後,總算能好好補眠了。


註1:「中猴事件」是發生在午餐時,阿強和砲哥在另一桌用餐,他們喝了一些酒。而我們進入下湖在路邊等待與砲哥會合時,我突然問起阿強寺廟四方界的事情時,阿強的回答開始語無倫次,到了慈堤時,阿強和當地的工人喝了幾瓶台啤。

騎慈堤時,阿強根本是蛇行,到三角堡,他直接躺在路邊樹蔭下睡覺,接著一路上都是蛇行,甚至帶錯路,幸好砲哥吹哨指引,到安歧風獅爺前一條不算小的道路,阿強竟然摔車,臉上都是傷。雖然砲哥界定為「中邪」,但我們覺得可能是喝混酒的關係吧!只是接下來的二天行程,阿強都一直覺得很對不起我們這一團,始終兢兢業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